位置: 通渭书画艺术网 >> 通渭籍中书协会员专栏 >> 中书协会员 >> 正文 当前没有通告!
  司俊杰    3星级
司俊杰
[ 作者:twshys     来源:通渭书画艺术网     点击数:1976     更新时间:2017-5-2     文章录入:twshys
【字体: 字体颜色

 

司俊杰:一位客次成县的通渭人有感而发

  司俊杰,书法家,画家,作家

  释文:《揽得云山入画图》。规格4cm✕4cm。材质:青天石;创作时间:2017年4月
  

一位客次成县的通渭人有感而发
  

引言

自打捉了公事起,渐渐明白在官场上混一碗饭吃,那叫“入世”。一旦入了孔夫子“内圣外王”的圈套,你的命就得让别人捉着。于是,心身就不再属于你自己,无论你干的事业如何清淡无味,都要自觉不自觉往“修齐治平”的那条险境上挤。
从书画学理中认识了老子、庄子,他们教会我“无为而无不为”的事功态度和处世哲学,使刚健中正的儒家要义趋于虚涵脱俗,超然自得,才明白这叫做“出世”。人生是个轮回,去路即是归路,从儒家的道进去,又从道家的道上出来,回到“道法自然”的生命本原上来。


杜甫在成县写的《凤凰台》
随着学术日进,读书写字之间不意证悟到红尘世相与因果福报的玄机,纠缠了我半生的浮躁,渐次泛出静穆的底色,从前的激昂与奋争都归于禅意的遁迹,我才明白这叫做“忘世”。佛家不支持欲望的深浅,深浅指的是人心。常视搦管濡毫如打坐者的木鱼敲起,任何的轻浮与贪嗔都是一种缘的孽,都是自身修为的缺失。
  人生一世,觉解有别,心中都有各自的远方。再寡淡的人,在“入世”、 “出世”、 “忘世”之间,总有一“世”属于你的。
  应朋友的邀请,去成县踏春写生。将画案搬到自然真景中去创作,无论你是否禁得住春天的诱惑,都会不由自主地选择一处心动的物象摄入画中。缘于“三世”心境的熏蒸,总想设法躲避车水马龙的喧闹,做个特立独行的超世主义者。心境与自然接壤,艺术的底板上有一种被春水过滤的清新,生命的觉解发轫于肺腑。
(一)鸡峰山
  鸡峰山位于成县县城西南15公里,属西秦岭余脉,山势险峻,松林繁茂。据传秦始皇曾登临此山,因“奇峰孤耸、直入云际,状似鸡首”而得名。

鸡峰山侧景
上山的路蜿蜒如玉带,车窗外油菜花开得正盛,横斜无羁的图案,把一山一山的翠绿,分割成画家心上的痒痒。到底春风不解人心事,我的心画它不懂,它的沉默我明白,流年的清梦,须臾之间被卷进了横长的画卷。天气似晴总还无情,阴郁而寒凉。缥缈空远的钟声穿过峰顶凝翠的树杪,方知云雾深锁的“鸡冠”之巅坐落着一处道观。
驻足于天阶尽头的平台,才知道自己已经抵达太虚的幻境,脚下是万丈幽壑,深不见底,只有满目的雾霭缭绕流散其间,不停变幻着梦幻般的迷岚。若不是对面悬崖石壁上的松柏做记,只当是一块方圆几公里的棉花糖在你脚下任性地翻滚。此刻,恐高的我,才举起手中的相机,倏地似有一股巨大的吸力向我伸出温柔的双臂,立马缩了回来。此刻,觉得崖边护栏的铁链变作了油炸麻花,脚下的水泥平台化作了钙奶饼干。我下意识后退几步,稳了稳近视眼镜。顿时,背部渗出汗津津的惊悸。
高耸的鸡峰山被四面的云海密密围困着,只见山顶突兀,不见山脚何在,俯视浮动的云雾,仿佛自己是踩着一只公鸡,正欲“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”呢!
静看脚下云卷云舒,内观心憬忽明忽暗,平日里所有的执著,不过是一时的妄念而已。人世间的生灭、起落、荣枯、悲欢不正在“心”的明暗之间吗?鸡峰山下的油菜花开了千百次,并不以我的到来与否而荣枯,如同芸芸众生费尽心思寻找的佛祖。佛原本就在那里——在每个人的心里,只是你未曾拨开那层幻灭的雾障而已。“幻灭之来,多不在假中见真,而在真中见假(鲁迅《三闲集·怎么写》)。”现实中的真假,无非隔着一层如晨雾般的轻纱,是谁丢失了真实的自己。《六祖坛经》云:“自性若悟众生是佛,自性若迷佛是众生。”
  


  鸡峰山途中所见
走下观景台,聚散的雾霭随风飘散,从栅栏的缝隙鸟瞰谷底,原是一马平川的农田菜地,黄一块,绿一块,隐约在薄如轻纱的雾蔼背面,似唐寅笔下仕女手中的团扇,惊叹造物主何等神奇的手笔,造就这般精美纯粹的画面给执迷不悟的我——我从假中看到了真!
移步往后山行,造型精美别致的寺庙建筑,或空绝依傍于险峰绝顶,或跨谷越涧飞架于云海之上,自然人文景观浑然天成,开阔清幽,蔚为壮观。
  同行者见前方有卖面皮的小贩,便顺势落座。我借此歇息的功夫,掏出画笔,面对观景台,心生一片渴望。手中的笔被缥缈的云雾蛊惑,“画着你,画不出你的骨骼”,太阳迟迟不肯露面,“记着你的脸色,是我等你的执着”。就在三碗面皮结账的当口,我艺术的快餐也应手而生。每一刻都有游客驻足于我的画板前,或唏嘘,或评论,围观的须臾间,我成了远处游客眼里的衬景,而他们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我。也或许,我在鸡峰山写生的画面,无意落入了他人的镜头,却并不知道我和他(她)原本有过一次闲淡的相遇。
  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。周遭的一切和一切的过往,都被笼在“鸡冠”之顶,览众山之小,抑或属于壮志凌云的“入世”岁月。而今,我只一介过路的散客,有缘行脚于此,“资天地之化育”,“辅万构之自然”。不为别的,只为与此时此景结为和光同尘之缘,聊做它年遥想之凭足矣。此刻,“忘世”的情怀就如此这般地在鸡峰山的春色里滋生游弋,令人心旌摇荡,笔墨陶醉。

鸡峰山下所见
(二)西狭颂
  以书法家的身份拜谒西峡,应是我迟来的虔诚。
  最是人间四月天,与青山绿水相照应的依然是一片片金灿灿的油菜花。纵使风尘中的韶华如何短暂,它们只管随性地绽放,只将烂漫的生命交付于素朴的春光,毋宁是留住春光的永在。

西峡栈道
穿过这一道道黄色的视觉盛宴,才能到达西狭颂风景区。进得山门,只见青山对峙,涧流清澈,好一派清幽绮丽的自然风光。那一汪汪潭水似明珠相串,一挂挂瀑布迭次相连。容不得我用目光去逡巡,峡内的山、水、树、石,皆入画来;亭、桥、廊、榭,点缀其间。响水河激起的水声,因在巨石间的奔泻而充耳,但不闹心。相比兰州城的市声,反倒是一种近乎悦耳的天籁。

西峡碑远景
用画家的眼光审视此峡的地形,发现对面是拔地而起的高山,此岸是错落有致的悬崖,前方就是千古称颂的西峡碑。要瞻仰此碑,须从悬在崖上的栈道移步前行。一脚踏上横空的栈道,历史的交错感会让人有一种摩挲过往,沉思当下,透支未来的遐想。
迷离之间,一位名叫李翕的东汉太守仿佛从你思绪的主屏上款款走来。一边是率众凿石开道的画面,铁石敲击声令山鸣谷应,施工的号子在峡谷上空回荡,太守振臂高呼的声音似乎在历史的烟尘深处发出绝响;一边是从四面八方前来观瞻李翕工程的现代游客,他们一手抚摸着当年凿壁时留下的斧锤痕迹,一手拿着手机拍照、接打电话,脚下是当年的劳工用汗水与老茧铺就的石级。历史在同一个地方上演了两个不同剧情的话剧,岁月的幕布轻轻一拉,历史就滑过1800多年。此刻的天井山鱼窍峡就像一方沉默的古砚,被时光静静研磨,又在响水河里慢慢洇开,绵延了多少个王朝,生动了成县的春夏秋冬。

 

西峡德惠桥


明媚的春光追逐着匆匆赶路的脚步,沿着古人修筑的老路,我脚上的一双新鞋居然踩破了年轮深处的那句谚语。一座气势恢宏的碑坊,矗立在藤萝掩映的崖壁凹处,静默绝秀在碧水蓝天之中——它就是我深怀虔敬前来拜谒的《西峡颂》——隶书的典范——书法的明珠。如同一尊出土的青铜器,漫溢着斑驳的色调,散发着历史的墨香,向世人讲述着“天人合一”的哲学意蕴,记述着李翕恪守“入世”定律的治世精神,绽放着一个王朝瑰丽浑穆的审美气象。如今只能在笔画遒劲的碑文里寻译到远年的动人故事,挽着悬崖的高度,将思绪抛向云端。借松柏为笔,采碧流为墨,静读古旧碑刻记载的隽永绵长的成县历史,真是不虚此行。

西峡颂碑坊
不得不提到书写这个石碑的作者——东汉的仇靖,不管他是否怀持“入世”、“出世”还是“忘世”的人生准则,也不管他是本土的平民官吏,抑或朝廷的文人书家,总归和我是千年之后的同道。就是这个仇靖,不经意的一笔丹书摩崖,便演进了中国书法体式的其中一种书体,俾使中国书法的长河在此拐了一个弯。
  走近《西峡颂》碑,让我陡生如临至尊般的膜拜之情。谦卑的却步,并非被钢化玻璃封隔的缘故,而是氤氲其中丰沛的文化含量与穿越时空的艺术张力,穿过厚厚的玻璃衍成硕大的文化气场,让人瞬间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。哪怕再往前迈进半步,都是对大汉王朝的蔑视,对作者仇靖的不屑,对汉隶正则的亵渎。顿时,面对西装革履用手机拍照的自己,一种莫名的羞耻感涌上心头。想到当今所谓的隶书大家的精神垃圾,顷刻之间,我的肠胃系统有剧烈的不良反应……

  西峡碑阁全景
去路即是回路。带着急于得到什么的“入世”心态前往,怀着什么都放下的“忘世”心情返回。脑海中除了频频闪现《西狭颂》那沉雄厚重,英威朗逸的艺术风神而外,心中不停翻滚着一个亘古不易的世道法则——“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”。
当年的李翕率众修筑栈道,形而下为民生堪其忧,形而上为其治世事其功。当朝为其刻碑勒石,詠歌懿德,官阶是否得到擢升尚未可知。我想说的是,仅就后世对《西狭颂》的人文关怀来讲,一提到《西狭颂》,自然与李翕其人划上等号。而真正实施栈道工程劳作的民众,以及为李太守歌功颂德,书写了炳辉千年书迹的仇靖之辈名当何存?却少有人驻思。这是劳力者的宿命,也是历史的归宿,千年的秩序,儒家的道统。我在李翕的“治世”功业中完成了我的当下“治心”。
(三)杜公祠
唐肃宗乾元二年(公元759年)十月,一位失意的长安文人,牵一匹瘦马,驮着晚唐行将衰败的“入世”理想和抱负,携着老妻和幼子,为避安史之乱,离秦入蜀经陇流寓同谷(即今甘肃成县飞龙峡),择一处向阳的山坡地,营造了简陋的栖身草堂。这位诗人就是诗圣杜甫。

草堂村所见
就是在千年以后,一个莺飞草长的季节,我来到了杜甫草堂。没有叩敲门扉,因为大门敞开,院内空无一人,门房只有一位检票员,缘于我的到来,尚不至于显得她的过于寂寞。
沿着翠竹掩映的青石径,向落魄的后院走去,所有的屋舍历经后世的多次补茸,却仍遮挡不住失意者灵魂的凄怆与处世的孤寂。可以想见当年的茅屋,怎能庇护天下的寒士;削瘦的笔管,如何承载得起家国愁怨。一生穷困,半世潦倒,凶险的世道从不宽待那双忧伤眼神的期艾,只好以最具痛彻的词汇还时代一枚深沉的胎记。即便“安史”大乱,却汪洋笔墨的诗思不乱;虽然茅屋为秋风所破,而“青春作伴好还乡”的希望不灭。
踱步在草堂的风景里,极致的幽静,暗合了一个亘古的历史反讽。寒士的文人,活着的时候,静守一行寂寞的文字,清峻的骨骼刻满济世悲悯的精神坐标,却依旧走不出命运的荒原。死后的故居草堂,或许被立为观光旅游景点,以示纪念。却难免“门前冷落车马稀”的尴尬,为什么瞻仰文人遗迹的游客足迹,反而比不上观看佞臣*贼塑像的脚印稠密,不得不让人深味“斯人独憔悴”的寒凉。
  大唐的一床老棉絮,到了杜甫的那个年代,已经被安禄山、史思明之辈“娇儿”踏了一个窟窿,床头漏雨的晚唐,雨脚如麻。丽人如云的长安城已经沦陷,杜甫意欲在长安谋官的愿望自然化为泡影。

杜公祠后院一角
“文章憎命达”,这是杜甫阅尽人间百态后,为文人的命运够了的“入世”“破折号”。他本想着有一天富贵发达了,为天下的寒士遮风挡雨。然而,他一生都在“移民”之中,不在一叶扁舟,就骑一匹瘦马,或者寄居陋室草堂。即使流寓成县,也只逗留月余。期间,同谷(今成县)县令听说47岁的老书生杜甫,偕一家六口来到同谷避难,却因杜甫已辞去左拾遗之官且穷困潦倒而避之不见。杜甫只好在深山穷谷搭起一间茅屋,暂居其间。无田产,无房屋,只有一头乱蓬蓬的白发。全家的生活饔飧不继,饥寒交迫,“手脚冻皴皮肉死”,“短衣数挽不掩胫”。诗人只好拄着一把长柄的锄头,在大雪纷飞的山谷里,采橡粟(野果)、挖黄独(类似山芋的野生植物),维持度日,却常常空手而归,孩子们饿的“男呻女吟四壁静”。
就是在如此饥馑的日子里,杜甫并没有停下手中那支孤枯的毛颖。深夜,他要用云涛诗思,秋湍之笔,“一洗苍生忧”。他经常半夜惊醒,于是,老妻起身为他披衣点灯,借着如豆青灯,他写下了《凤凰台》、《同谷七歌》等诗篇。然后,一路南下,再也没有回来。
同谷的雪地上,留下了一串歪歪斜斜的脚印,那是晚唐硕大的省略号!

草堂村之二
“入世”不能的杜甫,暂且的“出世”是唯一的选择,索性把成都的草堂视为渡困的彼岸——那就入蜀吧。注定飘蓬的杜甫,一生写了脍炙人口的《三吏》、《三别》,这“吏(“入世”)”与“别(“出世”)”,多么像他人生轨迹的平仄韵脚啊!起起落落,沉沉浮浮,命运总是让他在抵达中离别,而他的诗韵始终属于战乱的烽火。他从倾斜的酒杯里看到了风雨飘摇的一代王朝的宿命。于是,又不得不离开成都的草堂,继续他的“移民”生涯——因为天下的寒士仍泡在雨里。
  杜工祠可供观瞻的比可思考的话题要多。信步来到主屋前,门窗大开,空无一物,只有一尊高大的杜甫石膏塑像,几近触到屋顶,佝偻在屋子的正堂。能被灰尘和鸟屎着落的地方,算是杜工部今朝最显眼的装饰。这位才耀千古,心系万民的诗圣,生不逢时,死后也未必安逸。我迈开沉沉的脚步,回首告别的瞬间,我表情的不堪,胜过雕塑的主人。此刻,我“唇焦口燥呼不得”——如此这般纪念——宁肯没有!
  走出杜公祠,门前的柳树上有两只黄鹂不停地叫着……

杜公祠后院一角
  
以下是杜甫在成县写的《同谷七歌》

  有客有客字子美,白头乱发垂过耳。岁拾橡栗随狙公,
  天寒日暮山谷里。中原无书归不得,手脚冻皴皮肉死。
  呜呼一歌兮歌已哀,悲风为我从天来。

  长镵长镵白木柄,我生托子以为命。黄独无苗山雪盛,
  短衣数挽不掩胫。此时与子空归来,男呻女吟四壁静。
  呜呼二歌兮歌始放,邻里为我色惆怅。

  有弟有弟在远方,三人各瘦何人强。生别展转不相见,
  胡尘暗天道路长。东飞鴐鹅后鹙鸧,安得送我置汝旁。
  呜呼三歌兮歌三发,汝归何处收兄骨。

  有妹有妹在钟离,良人早殁诸孤痴。长淮浪高蛟龙怒,
  十年不见来何时。扁舟欲往箭满眼,杳杳南国多旌旗。
  呜呼四歌兮歌四奏,林猿为我啼清昼。


  
  四山多风溪水急,寒雨飒飒枯树湿。黄蒿古城云不开,
  白狐跳梁黄狐立。我生何为在穷谷,中夜起坐万感集。
  呜呼五歌兮歌正长,魂招不来归故乡。


  
  南有龙兮在山湫,古木巃嵸枝相樛。木叶黄落龙正蛰,
  蝮蛇东来水上游。我行怪此安敢出,拔剑欲斩且复休。
  呜呼六歌兮歌思迟,溪壑为我回春姿。
  
  男儿生不成名身已老,三年饥走荒山道。长安卿相多少年,
  富贵应须致身早。山中儒生旧相识,但话宿昔伤怀抱。
  呜呼七歌兮悄终曲,仰视皇天白日速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• 上一篇文章: 孙进
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发表评论   告诉好友   打印此文  收藏此页  关闭窗口  返回顶部
     最新5篇热点文章
     司俊杰
     孙进
     张晓燕
     李志强 临帖网络展
     牛虎
     
     最新5篇推荐文章
     李志强 临帖网络展
     
     相 关 文 章

      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5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